香港内部特码诗|香港特码心水论坛网址
奉節網 詩城文苑 散文

“記號樹” (外二篇)

2020-01-13 13:14 來源:奉節縣文聯

石敦奇/文

村口傲然屹立著一對高大挺拔的香樟樹。它們每棵足有兩人合抱那么粗,各三十余米高,是方圓百里不見的樹王。它們既像一對巨人,又似兩把巨傘,兩棵之間相隔著拳頭能伸進去的間隙,所以,也有人將其稱作“鴛鴦樹”。

這對樹十分引人注目。它們之所以引人注目,不僅僅是因為其高大挺拔、成雙成對,也不僅僅是因為香樟樹木品質優良,更主要的,還是在于它們是一位老紅軍戰士親手栽下的。所以,已被當地政府掛牌列為國家保護對象。而今,常有當地群眾往其樹干上纏紅布條,祈禱保佑平安,簡直被奉為“神樹。”

要說這對樹,還不得不先從栽下這對樹的主人談起。那人叫做渣生。渣生他爹娘不識字,不會起名字,天打烏渣的時候生他的,就給他起了個渣生的賤名。渣生命大,爹娘生下他不幾年,就都被饑寒交迫奪去了生命,渣生卻在挨凍受餓中頑強地活了下來。

80年多前,渣生在村子里靠吃“百家飯”、穿“百家衣”,已經在苦難中熬過了15個年頭。一天,一支紅軍隊伍駐進了小凹村。他抱著“混飯吃”的思想,纏著李連長非要參加紅軍不可。連長看他雖然年小瘦弱,但挺精靈,還特別有力氣,又苦大仇 深,同時,鑒于當時部隊戰斗減員較大,正需要補充兵力,經過再三考慮便答應了他的請求。渣生聽了高興得跳起來:“啊,我已經是紅軍戰士啦!現在,叔叔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。連長,你剛才不是說要派人去撿柴火煮飯嗎?屋后林子里的干柴可多啦。我最熟悉,就讓我帶叔叔們去撿吧。”

得到連長的允許,渣生帶著趙叔叔、錢叔叔等人到屋后林子里撿干柴去了。在林子里,渣生在抓住一棵小樹攀爬一個巖坎時,不想“哧啦啦”將那小樹苗連根帶泥拽了起來。趙叔叔見狀說:“喲,這還是香樟樹種呢,它可是一種很好的木材啊,而且是一對連著根的香樟樹。渣生,你明天不是就要跟著咱們隊伍走了嗎?這一去就不知道啥時候才能回來啰,就把這兩棵小樹苗帶回去栽起作個紀念吧。”

渣生把樹苗帶回,他邀請趙叔叔和錢叔叔給他 “掌舵”,將樹苗拿到村頭,來到距離他家草棚大約百來步遠的那塊土角的半坎上,看準了那兒不易被牛羊糟蹋,便在那兒打好土坑,把小樹栽下去,填好土,灌了水,然后還特意挨近小樹比了比,那小樹正好和他一般高。這時候,村里的王大爺和楊二叔正好打那路過,他央求兩位老人:“大爺、二叔,請你們幫我照看一下這兩棵小樹行嗎?不要讓人畜糟蹋了,我將來還要回來看它們呢。這可是我栽下的‘記號樹’啊。”

“這不叫‘記號樹’。”老紅軍趙叔叔和錢叔叔連忙給他作糾正,“這叫做‘紀念樹’。”村里的王大爺和楊二叔聽了一邊哈哈大笑一邊答應他:“孩子,你放心的走吧,我們一定給你照看好。”渣生第二天就跟著紅軍隊伍走了。

彈指一揮間。20年后,渣生已經成為一名身經百戰的老營長。一次戰役就是要解放他的家鄉。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渣營長帶著他的營隊急行軍路過自己的村莊。此時,隊伍整整奔襲了三個多小時,戰士們早已累得精疲力竭,渣營長便命令部隊原地休息20分鐘。他沒顧及瞅一瞅自己幼年時賴以棲身的草棚還在不在,而帶著通訊員摸黑找到他當年栽小樹的地方。不過,這時聳立在那兒的,早已經是缽缽粗的兩棵成年大樹,而再不是兩株指頭粗的小幼苗了。可惜天黑,望不到樹有多高。不過,他有些不敢相信,那就是自己當年親手栽下的兩株樹苗。他站在樹前逗留了大約兩三分鐘時間,沒有言語,只打心里說:狠狠打吧,推翻了蔣家王朝,我就解甲歸田。如果這兩棵樹就是當年自己親手栽下的,就把它砍回家,再買一些木料添起,建間木瓦房,討個婆娘……他來不及再多想,就帶著隊伍極速前進了。

又過了10年,蔣家王朝早已被推翻,這時候的渣團長有福不享,他申請從首都北京舉家返回原籍建設家鄉得到了上級的批準。帶著老紅軍榮譽回到家鄉的他進村的那一天,第一件事他就是去看望那兩棵樹。鄉親們說,那就是他當年親手栽下成長起來的。雖然當年答應給他照看好那小樹的王大爺和楊二叔都不在人世了,但是他們生前都常對后生們談及此事,那樹就是渣生親手栽下的。這時候兩棵樹已經各有一抱多粗壯了。因為住房問題有政府安排,不需要砍樹建房,渣生老人打算10余年后,女兒出嫁時砍下給她打一套像樣的嫁妝。當時樹木十分金貴,每一立方米價值近千元,這兩棵樹砍倒起碼好幾個立方米的木材,簡直堪稱得上是兩根金條!

又過了15年,到女兒談婚論嫁的時候了,她卻不許爸爸這樣做:“爸,這樹是你親手栽下的,我可千萬不應該享受如此厚重的待遇啊!我的嫁妝就來個一切從簡,讓這樹繼續好好成長吧。”

“還是丫頭說的在理呀!”沒讓女兒把話說完,渣爺爺的同齡哥陳爺爺就插話了:“渣生,你已經是古稀之年的人啦,身子骨就是鐵打的,年歲也不饒人嘛。入鄉隨俗,就留著它,將來為你自己做副棺材吧。”

渣老聽了沒有表態,但他也沒有搖頭,實際就是默認了。

五年前,90多歲高齡的渣老感到腸胃不適,去醫院檢查,孰料被確診為癌癥。兒女們想到老父已經活不多年了,要動斧砍下這一對大樹,準備為老人做棺材。老人執意不準: “時代不同了,再不能搞什么棺木土葬了。我死過后,你們一定將我的遺體拖進城去火化,然后把我的骨灰埋在這對香樟樹下,這樣一不占土地,二不污染環境,三又還可作這兩棵樹的肥料,讓樹木長得更茂盛些。”渣生老人的脾氣很倔,兒女們誰也不敢抗拗。

前年秋,老人閉眼走了。他的兒女按照老父生前的遺愿,把他的骨灰深深的埋在了那對樹下,那樹就長得更加郁郁蔥蔥了。

識得秤來沒了姜

母親在世的時候,常說這樣一句俗話——識得秤來姜賣完了。意思是說,賣姜的人還不認識秤,就開始學賣姜,姜都稀里糊涂賣完了,才真正認識秤。核心是悔之不及。

我在孝敬老人問題上,恰恰印證了母親常說的這句話。不僅令我羞愧難當,而且讓我悔之不及!

母親生我們弟兄姊妹八人,吃盡了人間苦、受盡了人間累,才把我們弟兄姊妹拉扯成人。母親常向我們講起生我四哥的情景:那是一個青黃不接的夏天,她冒著傾盆大雨,上山割了一背牛草,賣給地主家后回家才生我四哥。生下我四哥后,再去雞窩里摸來僅有的一個引窩蛋,打了一碗無油無鹽的定心湯喝,就算是坐月子的最高待遇了。喝了那碗定心湯,早飯糧還不知去哪兒打主意呢。在坐月子的30天日子里,也沒吃上一頓飽飯!就更不用說什么營養了。因為缺奶,所以,我四哥從小就長得跟干豇豆一樣。

母親飽嘗了舊社會挨凍受餓的苦楚,所以特別珍惜新社會的幸福。她老人家在世時,盡管我家還沒過上改革開放后的小康生活,但是,她卻已經很知足了,常深情地說,如今,天天都比舊社會過年強,頓頓都比舊社會的年夜飯吃得好!

那些年我在鎮機關單位工作,每次回家都務必買點水果、糖果、餅干、饅頭包子之類的吃食放在手邊,一進屋就背著孩子偷偷塞到母親手中。母親也經常在我面前說:“崽吔,媽跟你一起過日子,真是享福不過了。一天兩餐飯吃飽了,另外還要吃這吃那的,太可惜了嘛。過去,一年到頭,媽哪里得點什么閑雜東西丟在口里頭啊!今天媽有你這個崽孝敬,硬是天天都像過年,頓頓都比那時候的年夜飯還吃得好喲!”

盡管母親常在人前夸獎她的滿崽(最小的兒子)我待她不錯,當時,我自己也覺得自己是沒有虧待老人的。在外工作不常回家的我,每一次進屋,連氣都來不及喘一口,就去給母親洗衣服,一坐下來就給母親洗手、剪指甲,言語上從來沒說過一句得罪母親的話,沒頂過母親半句嘴……但是,而今細細想起來,我還是有很多地方對不起母親的。

第一,母親90高齡的時候,我的老伴已經從拼搏20年的民辦教師崗位轉成了公辦教師,無論是政治地位還是經濟待遇,都得到了徹底翻身解放,大兒子已經考上大學,小兒子已經上初中。這些,好像當時我都沒有專門坐下來,認認真真的告訴母親一聲,讓她老人家高興高興。即便當時沒有刻意想“給她講這些干什么,反正她耳朵也聽不大清楚,講了也沒用”,但是,起碼我也沒把應該告訴母親當回大事來對待。這是我所后悔不及的。

第二,我沒有找個專門的時間,坐下來征求母親的意見,問一聲“媽,您老人家還有哪些需要兒子做的事情,請盡管講出來,只要是兒子能辦到的,一定立即照辦。”這也是我所后悔不及的。因為我沒有主動征求她老人家的意見,她心里本來有話要講,有要求要提,說不定也不好開口,于是就免了。你說,我能不后悔嗎!

第三,晚年的母親腰已經彎成一張弓,加之是舊社會特意纏裹的尖尖腳,走路已經不是那么穩當,常常杵著拐杖在老家屋子四周那崎嶇不平的小道上慢慢的搖晃。我好像卻沒刻意的伸手去好好牽她一下,更沒刻意盡一份孝心去背她一肩,而是讓她老人家慢慢的搖。再有,老家農村過去從來沒人吃過水餃,當時我們是否特意包一頓水餃來讓母親嘗一嘗,我至今也記不得了,如果沒有這樣做,這還是我所后悔不及的。好在老伴肯定的說:“‘當然包給母親嘗過啰,還是你親自去買的面粉和豬肉’,你咋就忘得個一干二凈呢?”聽了老伴這話,我心里才稍微得到一絲絲寬慰。

為什么會造成這么多羞愧難當和悔之不及呢?都怪當時自己思想上存在著 “我沒有虧待母親,母親跟我過日子,比周圍其他老人家還強”的壞思想在作怪。

身為兒子,對恩重如山的母親,怎么能用“沒虧待”和“比周圍其他老人還強”這樣的最低最低標準來衡量呢!

每當想起這些,我就悔恨得使拳頭“突突”直搗自己的腦袋和嘆氣:“唉——”

然而,悔恨又有何用呢。誰叫自己當初都幾十大歲,年輕人一見就尊稱“老人家”的人了,還那么不懂事呢!

母親,我實在實在是對不起您老人家啊!請您在九泉多多原諒。讓我來世再做您的兒子,重新孝敬您過。行嗎?

我的母親會說話

也許,有人乍 一瞅此標題,就會如是說啦:“這不明明是告訴讀者,你的母親不是啞巴嘛!”

否。老朽水平再低,這個淺淺道理還是基本懂得的。我的意思是,我的母親比起她同時代、同年齡、同樣大字不識的鄉間女人來,講話卻略高一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母親是一位舊社會纏尖尖腳的小足女人,走路東倒西歪、一搖一晃的,跟陀螺差不多,一不小心就倒了。盡管是這樣,她卻不失為一把好勞力,為養活我們弟兄姊妹,拼死拼活了幾十年,一直到70多歲高齡還舍不得放棄莊稼活。

母親她從小沒邁過一天學堂門檻,一輩子大字不識一個。而在我的印象中,她卻是很會說話的。

母親講話,盡管沾不上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邊,但是,安個“妙語連珠”的帽子,倒應該不算為過。時不時甚至還“之乎者也”。只不過,幾十年后的今天,細細琢磨起來,她當時講的,有一部分卻是不夠合時宜的。

母親有句口頭禪——“古里說”。打我記事起,就覺得母親講話十分有趣。當時不懂其意思,只是感到非常好記。我下面可能提及的,都是僅聽她講頭一遍,就牢牢記住并至今不忘。最早的是在七十多年前,我五六歲的樣子。我的五哥讀老書背誦不暢,認不得先生考的半邊字、半截字,或挨打板子,或挨關押,不讓回家吃飯。五哥不滿先生的作法。母親可就對我五哥發話啦: “古里說‘養不教,父之過,教不嚴,師之惰’。你懂嗎?一字值千金!你想松拋拋(便便宜宜)的就把字學到手,沒浪個(那么)汃和(容易)噻!”

五哥挨關、挨打怕了,逃學不進校。“古里說‘吃得苦中苦,方為人上人;古里還說‘為人學得輕巧藝,桌子面上抹現錢(不用下苦力就能掙錢)’!快上學去。不去,長大之后,就甭想桌子面上抹現錢啰,只有去打牛屁股了!”

有時候,哥哥們下地干活偷懶,不愿在地里多下肥料。“古里說‘莊稼是枝花,全靠肥養它。人不虧地皮,地不虧肚皮’。又不愿多給莊稼喂養料,又想吃飽飯。哪來浪個汃和嘛!”

母親和她的老姐妹拉呱。對方說:“唉,我家那個媳婦啊,硬是一點都不曉得顧惜糧食,總是大拋小撒的。”

“古里說‘當家才知鹽米貴,養子方報父母恩’嘛;古里還說‘新來媳婦熬成婆’,到時候,她自然就曉得了噻。你莫急噻,古里說‘心急吃不得熱豆腐’咯。”

對方說;“出我家那扎(個)報應崽喲,硬是沒得點孝心渣渣。他巴不得你早一天死!”“古里說‘留得父母堂前在,大樹底下好遮陰’。年輕人不曉得這些道理嘛。”

對方說;“毛他嬢嬢家閨女走婆婆家,我們才湊得兩升米去送,你看啷個(怎么)伸得出手嘛!”

“窮人嘛,古里說‘手長衣袖短,想得到,取不出’,古里還說‘心想梳個光光頭,可惜癩毛不爭氣’啊。”

三年困難時期,聽說部隊能吃飽飯,不會挨餓肚子,我想報名參軍去。母親舍不得我走:“崽吔,古里說‘好鐵不打釘,好男不當兵’嘛,還是不去吧。各人在家把穩著實的做活路,要得不?”

我抗不住餓,沒聽母親的話,還在念小學的我,竟然鬼使神差邀約起班里幾個“大學生”,偷偷竄出教室,跑到公社征兵處報名考兵去了。孰料,一經體檢,我順順利利就合了格。這時候,母親又改口啦:“崽吔,古里說‘好漢要當兵,好鐵要打釘’。古里還說‘人不出門身不貴,火不燒山地不肥’嘛。你去吧。出門在外,三朋四友,古里說得好,‘吃酒吃肉先從屋里吃起’。我敬人一尺,人敬我一丈。你吃煙吃酒噻,啷個(無論如何)都不可忘記朋友啊!”

“媽,您就放心吧。崽曉得的。”母親知道攔不住我,不得不讓我當了兵。

我當兵五年后頭一次請假回家:“媽,這些年,兒子沒得在家孝敬您老人家,實在對不起您啊。”

“崽吔,古里說‘忠孝難以兩全’嘛。當兵走南闖北,見多識廣。我崽出去幾年回來,說話就是比在家的時候在行多了!”

當兵十幾年后,我和全軍數以萬計的基層干部,解甲歸田“加強農業第一線”。

“回來了好嘛,回來媽就放心了。古里說,‘大同貓(老虎)打啄母子(蝗蟲),細打細吃(錢少就少用點)噻’。”

后來,根據鄧小平同志主持召開的軍委擴大會議決議,將我們那批數以萬計被錯誤處理的軍隊基層干部全部落實政策,通通重新安排工作,使我們各得其所,并到當地縣市人民武裝部改辦了轉業手續。一次,我從單位請假三天回家打谷子。沒想,一回家天就下起了綿綿細雨,待天轉晴好收谷子,我的假期卻沒了,稻谷在田里還沒打回家,我實在于心不安,正打算鋪開紙,給單位領導寫個續假條,打完谷子再趕回單位上班。母親得知又發話啦:

“崽吔,你就趕緊回單位上班去吧。古里說‘吃哪蔸瓜秧(栽培)哪蔸瓜’嘛。你拿國家工資,就得把穩著實做好公家的事情,小家顧不到,媽不怪你噻。”

綜上所述,我認為我的老母親作為一個大字不識的農村老太太,應該是稱得上很會講話的。

編輯:馬江望

返回頂部
香港内部特码诗 股票配资推荐 俊升配资 嘉米麻将单机版 血战到底麻将下载换三张 快乐10分开奖号码 意甲转播 股票融资低于多少要强制平仓 股票融资贷款 麻将血流下载 四川省快乐12开奖